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园区文化 >> 在湟水河畔,读一场晨雾
本栏推荐


在湟水河畔,读一场晨雾




日期: 2018/03/20      来源:《西宁开发区》2018年第1期      作者:

       多少次,在湟水河畔,我读着一场晨雾。那一刻,时光松弛,风平浪静,这雾,仿佛是一场雪,舞蹈、奔涌、起伏……

1

       湟水,是黄河上游最大的支流,又称西宁河、乐都水。湟水名称最早见于汉代,宋代称之为宗河、邈川水,北魏《水经注》称之为湟水,其“出祁连山下,东流千余里,合浩河。又东入兰州西境,合洮水,入黄河”。她流贯于祁连山支脉达坂山与拉脊山之间,一路容纳了百余条支流,也穿越了诸多峡谷。

       最著名的,要数在湟源县境内形成的湟水“小三峡”,即西石峡、巴燕峡、药水峡;在湟中,湟水又与六条大川相沟通,成为西三川(云谷川、西纳川、甘河滩)、东三川(北川、东川、南川)。

       在“小三峡”仰望,敬畏之情油然而生。陡峻而峭拔的山崖,从本质上诠释了石头的内涵和品性。在峡谷间,湟水如同天之圣水,从青海湖北岸的包乎图山缓缓流来,又向人间凡尘款款流去。河水在卵石间千转百回,于跌宕出连珠倾泻,缱绻的潮气裹挟这着高原的风,随着河流、峡谷的走向流向河湟谷地……

       多少次,我与友人沿着湟水,穿越小峡,走过大峡,深入老鸦峡,漫步海石湾;沿着黄河,横穿平安驿站、化隆高地、循化盆地和民和盆地,无数次穿行于河湟谷地,湟水两岸流动的风景像电影快镜头在飞速变化,令人目不暇接。

       记忆深处,本世纪初,那里还是一个湟柳掩映、土墙棚屋、炊烟缭绕的村落,而今,沿岸崛起的座座新城犹如一张张美丽的面孔,张扬着各自风采,彰显着美好未来——平安老城与高铁新区“双城演义”精彩继续,南凉古都乐都正待凤凰展翅,民和高奏垣上新曲,循化积石漾溢别样风情,化隆黄河明珠辉映清波……

       在河湟谷地,湟水就是那位将浪漫情怀和写实手法完美于一身的天才美学家、文学家、诗人、艺术家……她,一路制造梦幻倒影,一路创造山水画、水彩画和国画。凡是湟水走过的地方,都是具有意境、有美感、有风情的好地方——海藏通衢、富硒之都、彩虹的故乡、南凉古都、大禹治水之地……及即使一个偏远的小村落,被温柔的湟水轻轻一绕,也就变成了一处令人眷恋的桃花源。

       湟水,一路歌词诗赋,一路琴棋书画,一路谈天说地,一路议古论今,湟水,这条温馨的河流,挥洒着不尽的艺术灵感和创造才华,有着说不完的见闻和传说,有着河湟儿女永远也无法理解的深沉思想。

2

      “巨石横斜碧水崖,石边松下有人家。春风不早来空谷,四月深山见杏花。”走进河湟谷地,那漫山遍野诗的胚胎,稍作润色便是一阕谢灵运的长歌短令;湟水,那波光粼粼的底色,稍作调配就是李思训的山水写真;那浓郁的自然风光和深厚的人文景观,稍作整理就会成为一篇声律藻饰的骈体文。

       出生在河湟谷地的我,从儿童到中年,看河景、沐河风、听河声,一直是我每天必修的功课。若是哪一天不看一眼湟水,不听闻一会儿水声,就成了一个亏欠和心病。

       我为何爱上这么一条河流,我怎么会对浑浊而温柔的湟水河产生无限的眷恋之情?连我自己也迷惑不解,无法说清。

       在成长的岁月里,我发觉自己越发离不开这条河,因她把我从这个现实世界引向遥远的浮想联翩的精神世界,引起无限的怀思与追忆;因为有这样的心情,又由于她能够使我品尝慰籍和寂寥,因而我就无比地爱上这条河流了。

      “长山如带南北屏,湟水绕城东西行。最喜白杨林深处,鸟啼羊咩水磨鸣”。千百年来,湟水一路缓缓地走来,在蔚蓝的天穹下,湟水像初嫁的少女,静静地卧躺在大川、峡谷、良田之间,那种恬静,那种欣慰的媚态,那种雍容华贵的气质,岂是几句唐诗、几阙宋词,几篇骈体文可以描述的。在花红柳绿,麦穗扬花、田畴齐整的静美画面中,她的声源被调到了最小状态,唯恐惊扰了河湟谷地“湟流一带绕长川,河上垂杨拂翠烟。把钓人来春涨满,溶溶分润几多田”的魅梦。

       风带着这个季节大美青海特有的清凉极其温柔低拂过河面,在河床宽展出旋出一抹抹波纹,跌下一丝轻佻,留下一丝暧昧,淫雨霏霏般地遁入湟水的河底。

       于是,河面氤氲而出的暑气袅袅升腾,温软了天空。温软了河湟谷地的山川,温软了四周的田畴、树木与农家院落,也温软了我蕴积已久的情愫。

       于是乎,“溪外一片沙鸥白,麦中几片菜花黄”“何妨湟水作桐乡”等诸多描述与感慨潜入脑际深处。与此同时,我蓦然发现,原来,自己钟情于湟水谷地山水的那种情感,是发自于内心深处的温情,这种温情绝不亚于生命中艳遇带来的惊喜和幸福……

      “……他们登上一段坡道,渐渐地看见了黄土台地和浅山夹着的湟水河滩。铁灰色的河滩上也有些棋盘方正的绿麦地,……一溜蹲成并排的花头巾在麦浪上蠕动。那是青海妇女在拔草呢……”

      “他抬起头望着静谧的湟水河谷和远山,怪不得这个世界这样神秘。森林变成了光秃秃的浅山,河床变成了高高的台地。雨水冲垮了山上的古墓群,于是,顺着小沟,彩陶流成了河……真的,在湟水流域,古老的彩陶流成了河。”作家张承志对湟水的描述,让世人领略了湟水这条充满诗情画意的河流。

       湟水哟,这条青海高原上的北方的河,以所处的特定环境和那豪放不羁的特性,像梦游神般的,时时隐身在我那不平静的心境中。

       虽说河湟谷地没有江南风景的旖旎,也没有长江三峡的巍峰耸立、景意幽深,但她那独具魅力的“雨罢风和黄鹂鸣,高原原上景清明。无营散兵东郊出,麋鹿不猜弄晚晴”的风韵,想必谪仙李白读了也会惊羡不已。

       湟水,她那春秋季节的美,不是李思训的水墨画所能画出的。多年来,我感慨,我欣慰。因我生在河湟,长在河湟,且每天闻听河湟涛声,赏析河湟风情,实乃人生之幸事。

        每每清晨,我常来到河边,坐在岸边的石头上、田埂上,沉浸在“晓色云开,春随人意,骤雨才过还晴”的诗意,在那“一泓飞燕蹴红英”的旖旎中,感受着“宗河(湟水)行其中,夹岸皆羌人居,间以松篁,宛如荆楚。羌人多筑物而居,激流而碨”的古农业文明,感受着来自湟水深处那缕缕无法拒绝的丝丝水雾。那水雾近在鼻翼,仿佛有着炊烟穿行而过的迷离。轻而薄,却感觉到她承载万物的伟大与温柔,让我的魂灵披上这略带素色的丝绸,聆听来自白玛寺的梵音,醉在湟水的晨雾中……

       沉静中,切肤感受着湟水潜在的洞悉与明鉴,隐匿沉重与殇痛;闻听着湟水那不急不忙的流水声,分享着她满满地“早晚”到黄河、到大洋的信心,感觉真是惬意,心境真是旷远。

       一年、二年、十年、二十年……在湟水边,我的眼睛得到了愉悦,耳朵里“早晚”之声不绝,此情此景我觉得在好没有了,于是,我不必匆匆低奔跑,在和煦的阳光下,在青草、野花、麦穗的陪伴下,那梦魂牵绕的时刻就会翩然而至,我的一切也就进入了百花争艳的世界——因为,我的湟水河到达了黄河、到达了大洋。

3

      “河湟地。几多封侯往矣!曾经翁孙忙屯田,炀帝围猎。又闻丝路马啸啸,一时雄霸蜂起。峰墩孤,倚残月,南凉半堆故垒。遥想古鄯浪滔天,淹了庞贝。彩陶犹唱敕勒歌,婀娜临岸舞尾……”海东文化领先人之一海燕兄的一阙《西河.河湟怀古》集中展现了河湟谷地文化内涵——千年沧桑与现代演绎的诗意栖地。

       这是一个神奇而又浪漫的地带,这是一条温情而又沧桑的河流。汉时雄关,淡挂起半壁残月;唐时孤城,牵挂走完颗星辰。只有那南岭的青松,北岭的石,望不断悠悠白云送日月……

       千百年来,湟水,这条与人的生活紧密联系的河流,这群与河流有着天然依附的民众,犹如一部《诗经》,从古到今,从未断过悦耳的吟唱。

       自赵充国屯田之时,几千来来,汉、回、土、蒙古、藏等众多民族就在湟水两岸繁衍生息,游牧耕种。他们,在这里演绎着一幕幕威武雄壮的历史话剧,传承着社会文明的熊熊爝火,为构建中华民族伟大文明传承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多少年来,河湟谷地民众对湟水的情感,有着像江南一带民众的情感,畏惧中怀着崇拜。她们,不论汉族,还是藏、回、土等少数民族,都把湟水看成一位阅历丰富、内心有着无尽藏纳的长者和先知,把黄河和湟水看做一位伟大的历史学家。

       因为黄河和湟水,哺育和见证了河湟谷地数千年的文明史。在她的身边,历史与神话并存。湟水流经的地方,那是一片承载着数千年历史风云和人间烟火的厚土——一个风雨剥蚀的烽墩,一段夯土古城墙,村口一棵老柳树,乃至一瓣碎陶、一段锈骨、一个传说、一句俚语,都透着千年的沧桑、藏着深沉久远的底蕴。

       多少次,我与友人来到柳湾彩陶遗址、来到民和马家窑文化遗址、禹王峡谷,来到卡约文化遗址……面对这些“粤自盘古,生于太荒”的几千年前游农牧时代的文化遗址,人类的艺术珍品,想到它们阅千古而长新,历万劫而不磨,神奇地存留到今天,怎能不使河湟民众动心动容、感发兴起,为之惊奇、为之庆幸、为之振奋!

      “元载相公曾借著,宪宗皇帝亦留神。旋见衣冠就东市,忽遗弓剑不西巡”“在昔南凉五,穷兵复黩武。纵横河湟间,动辄提桴鼓”……千百年来,湟水,她都记载着过往时光的遭逢机遇,其间有多少惊心动魄或感人肺腑的事情和情节啊!在她的身边,历史与神话并存——

       彩陶的故事、穆天子的神游、三苗被迫西迁、无戈剑的传说、霍去病修筑西平亭、赵充国屯田、卫琳据郡反前凉、南凉王国的开创、赤岭上的划界立碑、薛仁贵兵败大非川、霍尔人与蒙古人通婚、撒拉族迁居循化、宗喀巴创立黄教、苏四十三聚众起义…… 

       你只要随意拾取河湟谷地的一粒石子,在它细密的纹路里,它肯定浓缩着比《史记》更浩瀚更久远的时光密码。它们,作为人类精神活动、艺术实践、生活印痕的智慧之果,深深植根于民族文化本原的沃原之中。

       逝者如川。湟水,这位河湟历史的当事人和撰写者,自由自在,不受缚于强权,只尊重自己的成长史。她,或见过大禹,或见过伏羲,见过皇帝、见过水上女神,见过河湟谷地人类精神史上那些开天辟地的大哲和圣人。不论怎样,她默默地,用自己独特的行动诠释着常静坐水边的智者——老子的千古箴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

       在湟水河畔,我看着一场晨雾淹没万丈红尘,感受着湟水禅意的微醺,直至这种禅意,这种微醺,在摸不到的雾气里,走进我的身体,成为我血脉中的一条血管和骨头。

       湟水,我的生命之河啊,愿你永远从我的心上流过!……

责任编辑:韩福萍



Copyright by Xining (National)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 2018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XNNDZ.GOV.CN © 2018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政府网站标识码:6300000044 ICP备案:青ICP备10000282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502000194号

技术支持:青海城市云大数据 中文域名: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