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园区文化 >> 梦中的小院
本栏推荐


梦中的小院




日期: 2018/01/15      来源:《西宁开发区》2017年6期      作者:权芳

在梦中,我又回到了我的小院。

矮矮的竹篱笆,爬满粉的、紫的、红的喇叭花,还有一串串的豆角花;几个翠绿的小黄瓜、两三个细长的豇豆,隐在浓密的叶子中探头探脑;蝴蝶儿、蜜蜂儿匆匆飞来,又匆匆飞走,或者停在一朵花上休息;小院一角是十几株向日葵,刚刚和我差不多高,我每天都要和它们比比个子;一条红砖小路把院子分成两半,这一半是菜地:小葱、芫荽、菠菜、西红柿,另一半是鸡儿狗儿的天下。鸡窝与狗窝离得很远,可它们总要侵入对方的地盘,互相追来追去,一定要把对方赶走。鸡儿们被狗追得咯咯乱叫,母亲总要踢它一脚它才作罢。可是有一次,我竟然见到那只绿羽大公鸡昂头站在狗背上,平时很厉害的狗儿一声不吭卧在地上,前爪抱着脑袋。我笑了好久。

梦醒后,想着我的小院,怅然若失。

城市里,如今是很难找到那样一个小院了。有的小区,“买一楼送花园”,所谓花园,只是窗下被铁栏杆围起的几平米地方。也有人养花种菜,但林立的高楼使它们终年难见阳光,而主人似乎也缺少热情与精力去照顾它们,它们看起来蔫蔫的、细细弱弱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久而久之,那园子,便透出一种荒芜衰败的气象,再久一些,园子往往成了杂物铺子。——似乎家家总有些用不着又不舍得扔掉的物品。有一次,我去拜访一位有钱朋友,她住在城南的别墅区,独栋小楼,带着很大的院子。可是,院子是平整的水泥地,并排停着两辆车,高高的院墙四角,都安着视频监控。

与朋友说起我的小院,她也感慨。我们曾在一个家属院中一起长大,是小时候的玩伴。家属院中一共六排平房,我家在第一排,她家在第三排。家家都是那种篱笆墙隔成的小院,家家都养鸡种菜。她家还养了一窝兔子,我们常常拔了我家院里的红萝卜去喂兔子。兔子繁殖得太快,喂都喂不及,她父母只好到处送人,最后也不养了,我们伤心了好久。

那是汽车运输队的家属院,几乎每家的男主人都是卡车司机,终年奔波在外。大院中都是女人和孩子,终日吵吵闹闹的。时常听见哪家女主人大声嚷嚷,是谁家孩子偷了她家的鸡蛋,或是摘了她家的苹果,“我家鸡蛋就好吃些吗?那苹果刚挂果儿,又不能吃,摘它是手痒痒?”没人理会,她嚷几声也就算了。母亲常说,会不会过日子,看看他家的小院就知道了,那些懒婆娘们,院里又脏又乱,到处是鸡屎,爱干净会打算的女人,院里井井有条,菜是菜,花是花,一年到头鸡蛋都吃不完!

母亲说的不错,我家左邻就是一个“懒婆娘”,院里乱七八糟,篱笆墙东倒西歪,女主人却总是搬个小凳坐在门前嗑瓜子。我家的向日葵结籽后,她每天来串门,打量那些花盘。终于等到花盘沉甸甸地垂下了头,瓜子们饱满得像要裂开,她笑嘻嘻地向我母亲讨要花盘。母亲每次都说:“你为什么不自己种一些呢?”还是摘下两个花盘送她。想起这些向日葵是我每天用小水壶从公用水龙头上接水来浇灌,是我放学后一只只捉害虫,是我每天和它们比个子盼着它们长大……真恨不得冲上去从她手里夺下花盘。但她家院里种着一排凤仙花,想起我也好多次偷花来染指甲,也就算扯平了!

最快乐的时光,是暑假里父母都上班不在家的日子。我们在小院里玩,捉蝴蝶,捉蜜蜂,用线绳绑住蜜蜂的腿儿,看它一次次徒劳地挣扎,却怎么也飞不走。我们挤过篱笆墙,把邻家的凤仙花连根拔起,再摘几片豆角叶,每个人的手指都被缠裹得严严实实。我们希望指甲被染得红艳艳,但总有人耐不住长久的等待,提前把手解开,于是指甲就成了一种难看的醋红色,我们都笑话这是“屁打了”。

蔬菜们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生命,黄瓜们、豆角们、西红柿们,总也吃不完,几乎每顿饭的餐桌上都有它们,简直让人绝望。感觉日子慢得没有尽头,然而冬天还是来了。蔬菜们终于变成枯枝败叶,红砖的小路每天清晨都有一层薄霜,需得小心走过,以免摔跤。下雪的时候,当然是要堆雪人的,整个院里的雪都被我们利用,墙角终于立起一个脏兮兮的雪人,一根蔫蔫的红萝卜是它的鼻子。母亲惊叫着骂我,因为我又把雪人堆在了菜窖旁。她担心我又一脚踩翻了菜窖的盖子而跌进去(这样的事情不是没发生过),并且想要下窖去取萝卜洋芋的话,一个雪人堆在一旁,委实碍事。她不会知道,我们早已在菜窖里开过好多次会了,讨论一些严肃而重大的问题。

我越长越大,小院越变越小。等我终于对小院失去了兴趣,家属院也该拆了。县城中心,已经为我们盖起了几栋高楼,整个大院的人都要搬进去。搬家的那天锣鼓齐鸣,孩子们都兴高采烈。只有母亲叹着气说,唉,以后想种点花儿种点菜,都没地方了。

很长时间,我忘了小院。等到小院一次次在我梦中出现,我忽然惊觉,时间太快,我已人到中年。小小的院子,曾盛放我的童年。正如百草园是鲁迅先生的乐园,小院也是我的乐园。我在城市里徒劳地寻找那样的一个小院,却再也找不到。在梦中,我终于再次见到它,梦醒后,我对自己说,怀念的其实不是小院,而是再也回不去的时光。 

责任编辑:韩福萍



Copyright by Xining (National)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 2018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XNNDZ.GOV.CN © 2018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ICP备案:青ICP备10000282号技术支持:青海城市云大数据

青公网安备 630105020001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