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园区文化 >> 风光绮丽宗家沟
本栏推荐


风光绮丽宗家沟




日期: 2018/11/05      来源:《西宁开发区》2018年第4期      作者:王祥奎

       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人们,一提起西王母的传说,自然而然就会想到湟源县宗家沟的事来。多年前,我拜读了本土作家、学者写的有关宗家沟及西王母的文章。自那时起,“访问宗家沟”,犹如一条绷紧的绳子,紧紧系着我的情思,直至今年夏天,由于湟源友人的邀请,把我拉进宗家沟美丽、宽阔且温馨的怀抱。

       那天早晨,我与几个友人,披着纱似的晨雾,向美丽神奇的宗家沟进发。

       初入宗家沟,老远就听到哗哗汩汩、如隐如现的溪流声,看见满野的郁郁葱葱,满山的苍松翠柏。那苍苍茫茫的松林,在山风中展示了她莽莽苍苍的粗狂之美,在阳光里凸显出她纤纤细细的灵巧的肌肤。在诗意的七月,其形体更加鲜活亲切,在富于色彩的旖旎中,平添了几多朗润与温馨。

       睹此美景,我们一下子置身于大自然美妙的意境之中,就像踏进仙境般激动不已。

       在山谷口,一尊高大、庄严、威仪的手执犬戏牛鸠杖首的西王母塑像,使宗家沟显得那么神秘、幽静。而东西两侧两峰对峙,形成一门。西侧山峰拔地而起,拨云见日。东侧山峰供地而出,山头驰平如磐。中间一小溪穿门而出,哗哗流向世外。

       这条小溪,这条清澈的、只需人努力一跃就能跨过的小溪,犹如上界的神仙从碧霄抛下的白练,闪动着身躯,自由地飘落在宗家沟里,赋予了山谷无限生机与灵性,也给游客几多透明的快乐和诗意的启迪。

       这条小溪至少有五六千米长,它一头伸入湟源峡的药水沟里,一头搭在赤岭黑山下的白水泉中,中间便铺设成这条不出名的白水溪。

       白水溪从白水泉里涌出,在嘉雅玛草滩上一分为二,一支分给大石头村村民生活所需,一支分给宗家沟化为灵性。

       说起白水泉,它不是一眼普通的泉,它结的冰,必在每年农历六月十五这天消融,故被民间堪称神奇。之所以如此神奇,故每年六月十五日便有祭泉活动,以当地僧人为主,列队执器诵经,群众争相祭拜,表达他们感恩神泉、祈求灵佑的美好愿望。

       宗家沟的这条山溪虽小,但它一路走来,一旦遇到岩石、松树或白杨树根的障碍,于是,它冲着岩石或树根潺潺鸣响,冒出气泡来。这些气泡一冒出来,就迅速地飘走,且瞬间即破灭。

       溪流随着地势、河谷的走向,时隐时现。在阳光的照耀下,溪水在颤动,阳光把颤动的水影投射到杨树、松树或青草上,那水影就在树干和青草上忽闪。溪水在颤动中发出淙淙声,青草、树木仿佛在这乐声中生长,水影显得那么调和。

       在小路旁,一棵树卧在小溪上,但它依旧郁郁葱葱,小溪在它的身下找到了出路,匆匆地奔流着,晃动着颤动的水影,发出汩汩的声响……

       走进宗家沟,只见山谷两侧的崖壁,植被丰茂,怪石成群,构成了宗家沟雄、奇、险、秀的崖壁奇景,沟内山石天然成景,千奇百怪。在这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形成了宗家沟修女般的绰约风姿与神秘特质,赋予了山谷别样的文化气息,展示着这一方山水的原生态之美。

       宗家沟在山谷口象鼻岭下分成向西的道底尔滩与向北的什汗素沟两条山沟——

       向西的道底尔滩草木葱茏,郁郁青青,一派静谧中的盎然生机。这条小溪把这里一分为二。左面山坡上一片松树林,一棵挨着一棵,一棵掩着一棵。一阵风拂过,则发出呼呼的涛声,犹如万人混声大合唱。群峰互倚,虽不甚高,却有十几峰之众,身上都披着翠袍,间有蓬棘从岩缝里伸出,婀娜多姿。漫坡上爬满了密密匝匝的草,茸茸地,静静地,翠翠地领受着阳光和风儿的抚摸……

       而向北的什汗素沟则是袒露的,山坡上长满了各种瑶草琪花:“九头妖魔”马齿笕、紫串串、黄菊花……林林总总,生机勃勃。

       深入宗家沟腹地,间或一二声“呷”的鹰鸣、鸟虫的啾唧,牛羊的“吽、咩”,此外,整个山谷万籁无声,给人一种不可言说的静谧袭上心头。那浑然天成、清幽安闲的意境,和诗人王维笔下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毫无二致。信步沟内,让游客深切感受到如河水般缓缓流淌于山水间深厚的文化底蕴。

       在沟内,我穿梭光影,我闭目凝神,嗅着空气里微微温湿的花香,倾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心惬意地飘飞着,沉浸在大自然的爱抚中,体味着宗家沟带给游人的“登山川情满于山,临溪则意溢于水”的遍地诗意。

       此时此刻的我真正成为了自然中的一员,一个走出了社会形态的人,一切的一切是那样的自然美好。

        ……

       多少年来,虽常有游客慕名来此游玩,但并没有改变宗家沟原有的自然生态。

       宗家沟并非宗姓人家的领地,而是华夏人源的祖宗古羌人首领西王母住过而得此名,也因此而神秘。

       说起西王母,友人张先生回忆:关于西王母,在很多古籍中均有记载。譬如,“临羌有昆仑山”(《汉书.郡国志》),“南有湟水出塞外,东经西王母有室”(《水经注.河水》),“沙洲(今青海贵南县)东北青海湖一带有大山”“羌胡父老传云:西王母樗蒲山”(《沙洲集》)“金城郡临羌西北至塞外,有西王母石室,仙海、盐池,北侧湟水所处。”(《汉书.地理志》)……

       在闲聊中,湟源友人补充说,湟源则史称“西戎羌地”,是华夏先民古羌人生活栖息的地方。而西王母则是史前生活在青海的的一个名叫西膜(或西母)部落手执犬戏牛鸠杖首的女首领。

       关于犬戏牛鸠杖首,湟源友人还介绍道,犬戏牛鸠杖首是湟源县大华乡中庄村出土的卡约文化时期古羌人杰出的青铜器,同时出土的还有四面铜人饰、鸟形铜铃等卡约文物……

       友人的介绍,让我们一定层面上领略了史前古羌人出色的手工艺水平。

       孰知,许多年过后,居住在昆仑山下青海湖畔的西王母这个真实人物消失在历史烟云之中,他却以美丽女神的面目出现在中国古代神话之中,并逐渐成为昆仑神话里的主要人物。

       闲聊间,我们一行沿着潺潺的小溪顺流而上。小溪边,树林间、山崖上,野花野草遍布,金璐梅、猫儿眼……什么形状,什么颜色都有,甚至许多花花草草连名字也叫不出来。它们,挨挨挤挤,芊芊莽莽,把山坡、崖岩装扮得无比妖娆,把瑰丽舒展为平淡,把秀气换成壮阔,诉说着宗家沟一个又一个传奇。

       虽如此,但真正把游人的心灵带到一种崇高的境界的,却是遍布在宗家沟内的那些奇形怪状的山崖和石窟,及满山遍野的苍松翠柏。

       据同行的友人介绍,宗家沟内处处石窟,竟达一百多个,著名的有玉岩洞、仙人洞、神仙洞、王母洞、二郎洞、观音洞……这一百多个石窟,有的崎岖婉转,深不可测;有的高大宽敞,宛如宫殿;也有的洞穴多出,奇石凌空异常秀雅,还有的石窟顶壁滴水,叮咚作响,令人神往……

       听着友人及专家学者的介绍和回忆,陡然间,“文化是灵魂。一个地方如果没有灵魂,那么这个地方就显得苍白。如同水灵灵的俊俏少女,确少内涵而逊色无限”的话语潜入心田,同时,也使我不由忆起“羿请不死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穆天子西征,至于西王母之邦”的故事来。

       仿佛间,在苍茫的宗家沟云层中,浮现出峨眉婉转、体态雅娴,身披霞衣、骑虎乘豹迎远客的西王母来。訇然间,“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此及三年,将复而野”的誓言也似乎回响在天地之间。

      “我们去看看王母洞,如何?”友人的一声提议,大家一致响应。于是,我们攀坡而上,来到王母洞。王母洞,这个湟源本地人称之谓“房子洞”的石窟。这个石窟,大约四百平方米左右,走进石窟,别有一番情味在其间,耳洞、顶洞、窑洞,尤其是中间的大洞,好似聚会厅,洞前宽阔地带有二道台阶。

       相传,西王母在这里驻锡,不仅召集属下,商讨政务,而且举行盛大集会发号施令,成为西膜国的国洞而让后人赞叹不绝。

       同行的友人还介绍,世远年湮,荒堞故墟。不论岁月怎样变迁,在湟源,一直有一民谣在民间传颂:洞中洞,洞连洞,洞中还有王母洞……

       由于时间仓促,我们只游览了王母洞几个石窟。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独得之乐:沿途观赏苍松翠柏、嶙峋怪石,闻听鹰啸鸟鸣、泉水叮咚,也是别具一番情趣。

      “看!雄狮……”在友人的惊叹声里,循着手指,只见云蒸霞蔚中,一座玲珑巍峨的石岭恰似一只“河东吼狮”端坐其间,这就是湟源本地人常说的雄狮岭。在“雄狮”的右侧,一头赫白间色的“巨象”独处瑞雾祥霭之中,它将那长长的、青灰色的象鼻伸入潺潺的泉流中猛吸痛饮,连那虎视眈眈的“雄狮”也顾不得防范了。

       说起象鼻岭,这里还有一个神象引白水的故事在流传。而且相传,原先在象鼻下有湟源东科寺的附寺——尕寺,是某世东科寺转世活佛幼时学习生活的地方。后来东科寺有了秩序,小活佛回床东科寺,尕寺遂弃。现如今,尕寺遗址前的滩上,是一片茂密的白杨林……

       在“巨象”左后方,一头休闲的巨驼,优哉游哉,在云雾里穿行,在它的前方,一只身手矫捷的“玉兔”奋力攀越山崖,追随嫦娥仙子前往广寒宫;一只双耳直竖,机敏观望的“哮天犬”蹲坐期间,好像随地查看人间冷暖,与他的主人杨戬一道,忠实地守护着西王母的神圣国土。

       更使人叹服的,那些“吸翠霞而夭矫”的松树,在奇峰怪石间,展现着无限生机。且不说那些成片成片覆盖山峦的松林,单说巨石上长出的几棵松树,它们也郁郁葱葱,在巨石上空展开枝叶,像是和狂风乌云争夺天日,又好像和清风白云游戏。在巨石峻岭间,有的松树望穿秋水,不见人来,独自上到高处,斜上身子张望,企盼方洁洒脱、面貌艳丽的西王母的归来,静候端坐造父驾驭八骏神骑齐辕的撵车而来的穆天子,来赴几万年前的仙海之约;有的松树则像一顶墨绿的大伞,支开了等游客来纳凉;还有的松树自得其乐,显出一幅潇洒的模样……不管怎样,它们都让你觉得它们是宗家沟的天然之人,少了谁,都像不应该似的。

      “我们的宗家沟是一处天然的‘动物王国’和植物世界!”此次游历,让我们真正领略了宗家沟的神奇,见证了宗家沟潜在的内涵。

       金蟾望月、飞来石、群猿嬉戏、王母御座、道人崖……在这雅秀的山中,嶙峋怪石比比皆是,不胜枚举,奇哉!怪哉!大自然的大手笔,让到此游玩的人们真真切切领略到大自然的崇高与卓越。

       就这样,在宗家沟,大自然煞费心机,创造了另一番洞天世界,安排了另一处昆仑胜景。然后,又毫不吝啬地赐予这里如许多的植物——金璐梅、银璐梅、猫儿眼、细叶珠芽蓼、瞿麦、裂叶独活、金鸡树……同时,它还委托风神带来松树树种,播在险峰山峦间,苍苍茫茫,组成了宗家沟无穷尽的幻异之景。

       布置完毕,它显然满意了,因此,又三下两下,再次将那些可以让人从人间通往昆仑神墟去的通道全部切断,成为悬崖绝壁,无可托足。它不肯随便把胜景给予人类,让凡人窥伺天机。于是,它就封住了山。

       在这里,胜景已成公园。走呵,走进松林,走进石窟,闻听水声,就有回了一趟史前时期、“别有天地非人间”的时空跨越。看呵,雄狮峰,象鼻岭,孝犬崖,一切尽在胜景中,成为一首首绝美的诗,一幅色彩斑斓的丹青,但它比诗作更敦厚;比丹青更自然……      

      “好的还在远处山涧处呢!”“好东西不可一次饱享,应慢慢消化才是…… ” 日暮西山,在迷人的宗家沟景色里,为回味中,我们带着遗憾,带着欲望,踏上了归程的路……

责任编辑:韩福萍



Copyright by Xining (National)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 2018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XNNDZ.GOV.CN © 2018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政府网站标识码:6300000044 ICP备案:青ICP备10000282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502000194号

技术支持:青海城市云大数据 中文域名: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