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园区文化 >> 迟来的春
本栏推荐


迟来的春




日期: 2018/05/15      来源:《西宁开发区》2018年第2期      作者:王玉兰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青海人,说到“春天”这个词语,心里着实有些失落。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赋予春天美好的愿景,四季轮回,“春”作为排行老大,自有自然法则和定律存在。按理说,春天该是多么的温暖啊。然而,对于青藏高原的春天,说到莺歌燕舞,说到春暖花开,说到春意盎然,难免有些牵强附会。是啊,三月里的春花未现,三月里的雪花却飘了又飘。

       在这三月的春风里,一场春雪洋洋洒洒飘落到冬季的末梢。大片的雪花不顾一切活着的生灵的感受,就那么随性亦随意地飘着。 

       多年以前,就是这样的季节,就是这样的飘雪,就是这样的寒冷,我把美好的憧憬和理想,放飞在辽阔的大草原。“请到这里来,这里是一个青青的世界,青青世界……”“我爱你塞北的雪,飘飘洒洒漫天飞舞,你的舞姿是那样的轻盈,你的身躯是那样的洁白,你把春雨融进土地吆,滋润着道喜的麦苗……”《青青世界》和《我爱你塞北的雪》的回忆还在耳边缭绕,那么远,又那么近。想起这些曾经唱过的歌,似有若无地,让人不觉地就酥了、软了、懒了,无形中也忘了前世忘了今生。而我,只愿做回当下的自己,深陷在一个女子以文煮字、诗情画意的浓郁情绪里,不能自拔。

       此生,就这样爱了文字。无怨无悔。

       除了健康与存在,以及文字的相伴,再无其他。

       细思量,常思量,一个有着小资情调的女子与一个所谓的好人的区别到底在哪里?或者,这是两个有着不同外型状貌的复合体。而我,亦不知,到底更像哪一个?

       尽管春天的景致难如温暖的南方,尽管生活是这样的安静,然而,每个清晨,我定是静默在窗口,静静地、轻轻地与窗外的即将而至的春色对话,它懂我,我懂它。静了许久,时间也流走了许多。直到窗外阳光暖暖的斜射进我的小屋,我的心房。

       春的寒冷总是令人猝不及防,春雪突如其来的清晨,一些污秽、一些尘埃,全被掩埋。一片洁白连着另一片洁白,一种纯洁呼吸着另一种纯洁的空气。心,顿时清净了许多。

       作为农民的叔叔婶婶们说,今年春天就冷啊。下点雪也好。没错的,“瑞雪兆丰年”是祖祖辈辈农民的祈愿,是他们舒展充满岁月沧桑的笑容最好的理由。或许,在他们看来,春雪,来的正是。一些城市里的生灵,迈着匆忙的脚步,在雪地里近乎挪动的行走着。他们的行走像极了蜗牛的爬行。,那么无可奈何又那么执着。昨天刚刚换下的厚冬装,今天又不得不翻出来。缩着脖子,走在飘雪的三月的街上,心里或者还在诅咒着什么。雪,却凉飕飕的钻进脖子里、眼睛里,钻进暖暖的心里。

       我跟随人流行走,却不会任心随意行走。从知晓也许有一场春雪会来的那一刻起,我其实早已做起关于雪的梦来。梦里,竟然在草原上狂奔撒野,竟然与儿时的伙伴在一起,与曾经同甘共苦的共事好友们在一起。辽阔无垠的草原、昏黄的电灯、简陋的家什、暖烘烘的铁皮火炉、散发着牛粪清香的空气,三五知己,围在一张拼凑的桌子上,吃着冬日热气腾腾的饭菜。饭菜简单,心却富有的满是幸福。

       我懒懒地抬起懒了很久的眸,我懒懒地迈着懒了很久的脚步,漫不经心地掀起草绿色帷幔的朦胧,眼前的雪在随性地飘,我便在懒懒的白色弥漫的朦胧天地里畅游。

       飞雪,你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洁白、轻盈,似飘逸而浪漫的轻纱,又似罗纱妙龄的少女,就那么自由自在地手提洁白的长裙,在春雪冷冷地风里漫舞,舞到我久已未做的春梦里。

       在迟来的春天里呷一口清茶,翻一翻书页,思着我所思,想着我所想。不知是谁说过:坚持对文字的挚爱,坚持写作,即使你不是作家。是的,我不能想象,不写、不读,我还能干什么。小说家克莉·梅杰斯这样说。

       这是我想做的事,尽管春天,姗姗来迟。或者,这个春天会因飞雪,而有了更新的意义和憧憬。

责任编辑:韩福萍

 



Copyright by Xining (National)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 2018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XNNDZ.GOV.CN © 2018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ICP备案:青ICP备10000282号技术支持:青海城市云大数据

青公网安备 630105020001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