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园区文化 >> 青藏诗篇(组诗)
本栏推荐


青藏诗篇(组诗)




日期: 2018/04/17      来源:《西宁开发区》2018年第一期      作者:李元业

《与雪书》
你别以为这是燃烧的丝绸。当雪在山顶
青藏高原只是一个掏空的埙,被风吹来吹去
寒流成为遮羞布
高寒地带站起来,在高处,它肯定有话说
比如哈达是用来迎接客人的
青稞酒是用来相互角力酒量的。把酒放到雪山上喝
那不是神仙也是高人
那天,牧民扎西喝醉了,在雪里趔趄
脚步都成了醉拳。
雪继续下,酒继续喝,这两者都成了利器:
喝酒的人死在酒上,山死在雪中
多少年来,雪一直在山上
压得山好长时间没爬起来。就像俄日拉加说的
你有本事拍拍身上的雪,走掉。 

《重阳》
你肯定要装模作样,爬一次山。或者不爬了
向高处走一走
然后下来。你也想不起什么朋友了
一天到黑这么忙,何必想那么多
但不能忘了,有空该锻炼锻炼身体了。四十岁,人到中年
能放下的也该放下了
胸中无峰,不垒擂台,不和人争个高下
升迁的就让他去升迁,发财的就让他去发财
到上面去看一看
到达峰顶的人,勇往山顶的人,眺望的人
上来后,他们又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欲望在攀登,有苦闷积累在心
想不通的,就在上面长啸一声
风会送你的声音下去,如到达峰顶后的失望
如一截山欺骗了千年的菊花酒 

《颠覆》
我颠覆的是一个微笑。天火已灭,铁矿先是经历利器
最近忙于铁路的延伸,房屋的防震柱
近日,每到午夜,闪电凶猛,雷声大震,楼宇摇晃
我相信期间藏着铁质
就像多年前,我在胸中藏着一把铁锤
以学校教务主任的名义,砸向一位又一位老师
好在我体弱力薄
没有把谁砸扁。如今想起来,内心一阵痉蜷
现在,我想把它找出来埋了
立个碑,却发现,不见它踪影
别人的笑容中,有时有一把利剑露出狐狸尾巴
我疑心是那把铁锤化身而来的
向我讨债的债主。 

《落日条款》
落日在西山顶修建金色房子,黄昏总是走得很慢。
熟悉这样的时刻犹如熟悉每一座房子中住过的人物
每个人都此歇过一站
感叹,抒怀或者忧伤。
每个人都要无缘由地消失。那时,夜像尸布很紧
要覆盖的,需要包装的,贴小广告的
都懂得人生的伤疤。
我总是赶赴这迟到的约定,所以不敢抬头
落日宏大,没有人会敲打你挂着泪珠的门扉
仿佛夜空下的路是一座悬浮的城堡
猫头鹰的叫声犹如惶然书
喉咙里的粮草一直在胃液中挨打,并且躲过更大的灾难
把余晖系在裤腰上,哄太阳的气球上床睡觉
因隐藏而窄小得像一个庞大的帝国
在哪都要学会道声晚安
任何时候都要懂得拒绝好意。月亮举着马灯就要来了
有人想做一回探子
有人站在屋顶看星象,说八卦,打哈欠。—— 

哦,撕碎我们之间的合约
赤身裸体与落日一道进入夜的狂欢节 

《居草原图》
下了雪。山就马上消失。高处,低处
都是雪。或者说是雪覆盖了东西。草原也是个模糊的物体
六月了,草都在雪下面
帐篷也是。河流也是。藏獒的声音
它拉着铁链向来客猛扑咆哮的声音。马也消失了
骑着它走出草原的人,还没有回来
牦牛们无所事事,在雪里走来走去,太阳出来时
雪脱去山的衣服,脱去草的衣服
远方是雾气
近处的,越绿了。阳光正好,挖虫草的人骑着摩托车
走向草原上山的阳坡
把头栽进草丛里,像阳光,更像一个喜欢做虫草的人 

《在人间,背信弃义》
用杂事,冲淡忧伤。一个外乡人悄悄摸进村子
却又忍不住窥探在大门口锯木的木匠。
死人的人家,戴着麻孝。其中,幼稚的孙子
拿着水枪向墙角的梅花喷水。
人间像结了病,背信弃义的人,先于家人走了
他再也不会回来
唢呐喑呜,刨木声的汗毛上都住着一只留恋的候鸟
终于等到多年不来的儿孙
他们用务丧御凉,用道别探亲。院落,屋子,小巷都单薄了些
挡不住零下几度的冰
和往衣领里灌的风。亡人摆在堂屋,偏屋火炉边
他们小声交谈,抽烟
也不时走向堂屋,烧冥纸,反复演绎哭声
这啼哭声比出生时的哭声老练,世故
把他们生活的一辈子的经验都揉了进去
乱丧,乱丧。吊唁的人进进出出
小院比亡人在世过年时还要热闹。厨房的炊烟
热茶的氤氳,小声的人语,拥挤在一起
这天,孝子们
没有辜负白纸黑字的丧联:
“慈父乘坐仙鹤去
儿女不孝伏柩泣”
一片雪花下来,将外乡人的眉毛涂白
时间最终陷入哭声,没有出来。 

《我坐在你们中间》
我坐在你们中间,像另一首诗的韵脚
桃花纷飞
铺张的春天还需要落户一株桃树?
恍如前世,一只蝴蝶有另一个明媚的花朵
那时,落第的秀才虚构一张皇榜
姑苏城外,一张船票就是一路风景
寒山寺的钟声奢阔,桃花潭的流水狭窄,绝句上徘徊的星辰
有哀思,仰慕
直到人间的悲欢明亮
直到一盏夜灯省略了所有的火焰
隐居的唐诗宋词,纷纷脱了衣衫露出山峦和溪流
暮鼓和晨钟,适合带来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适合将丝绸般的夜空下嫁到几千年后的今天
那时 ,不知是谁,腰缠倾城的雪,说
“西出阳关无故人” 

《孤馆是笼屉里没有消散的惊恐》
与万物碰撞,最后归于坚硬的流水。胆结石在雨水中
桃花飘散于秋日之大暑。
隔窗是汗渍,临夜降暴雨。夜色中的洪水
冲毁眠醉。惊恐的眼神在惊醒之后:
房屋冲毁,道路塌陷,小孩的哭声,年轻人凄厉的呐喊声
这么多的灾难。
蒸腾的天气。暴雨的天气。
山崩,堤岸崩溃。洪水呼啸而来。
隔夜睡去的人,醒来,恍如隔世。
世界如孤馆,人们从笼屉般的房子中一下涌在外边
像沙滩上凌乱的贝壳 

《草原的神》
你于其说那俄博,经幡、寺院、铜号
还不如说牛羊、绿草、帐篷、酥油灯
你不如说,那琐碎的小花,绿草和一望无际的草原
你不如说微风,小昆虫,拾捡蘑菇的小姑娘
你不如说她的破损的书本
说她的班级
说夜晚她均匀的呼吸和美妙的梦----
妈妈放羊,放着放着就哭了
爸爸拜佛,拜着拜着就哭了
她举起小小的手,发誓不再让爸妈流泪
她的眼角,有小小的泪珠
在滚动 

《朦胧》
她转过葵花一样的脸,像吃了月亮
另一个月亮在我面前露出皎洁的光芒
她曾经与一场身份不明的恋爱进行情感交易
她曾经输得一败涂地
内心有尖锐的疼痛,和不自觉的拒绝。
她也渴望有一头猛烈的兽,横冲直撞地走进她的内心
但一枚生锈的铁钉,有时有如钟声
敲响她的渴望的潮水
天呐!一个矛盾的人,坐在我前面
矛盾的美,分泌着幸福和痛苦纠缠的疲倦的美 

《碎片》
失踪者,总是原谅身体里的那片积雪。
被掩盖的原野,到底有什么还在冬眠?
秘密靠近废弃物
需要命运停下脚步。临近中年
你看见击鼓传花的人,向天空挥手。
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或者有什么正在走近他的生活。
前方依然是永恒的闪电,你练习荒芜
内心的纸,遇到响器,有惊堂木的味道
好多年,人们只在暗地使劲较量
而有限的祖母绿戒指
劝慰每一粒沙尘,不要磨损海水。
她的胸脯快被爱情淹没了。每个白马王子
放鹰,或者站在高处
都有家徒四壁的爱---- 

把孤独酿成安静,会有春风唤醒苍茫
太阳来了,万物亮了
与冰山的擦痕,在喀喇昆仑
你仍一身清白,除了破碎的生活。 

《喧嚣之境》
学会倒叙,还不如给它取个确切的名字。比如,小小的热闹
比如,失去记忆。
安慰自我的人,掌控着什么大权。
比如雪下来了,跟平时一样
如果有人将自己安顿在大雪中,他有神性。
准噶尔的骆驼奶子,呼伦贝尔的马奶,青藏高原的牦牛奶子
干净、纯洁。兼有信仰。
高原的峡谷,正在蜕变的城市
铜茶壶,磕长头的人,寺院。一切都有井然的秩序。
银腰带,银手镯,银碗,随着薄暮飞翔。
谁从青南草原脱颖而出,却无所适从地慌乱
天空的布匹,马蹄漏了下来。
火炉吐着暗红的舌头,星星是缀满藏衣的小金片。
花朵的异香将失去
而青铜、黄金,奢侈的阳光,都是布达拉宫通天的梯子!
飞鸟低飞,远山,碧空
制造漩涡的埋伏在草丛中的一声虫鸣
抱紧了什么。而我们通过世界描摹低调的民间,看这场盛宴
多么寂寞---- 

 《分身术》
一个人再怎么努力也不能将自己整合成完整的一体
比如说身份,一个人拥有的称谓不少
我,身份证名是李元业,父母和亲戚
叫我元业,女儿叫我爸爸,妻子叫我玉玉她爸
单位同事称我李书记
这不全是我的称谓,我还曾学过医当过游医
有人称我李曼巴
有人称我诗人。这不是完整的我
我还是党员,我还是一本诗集的主人
这么多,都和我有关。
我没分身术,但它们纷涌聚集在我身上
我还在乐此不彼地活着
奔波于从这个称谓奔向那个称谓

《一只羊》
在旷野。它孤单离群。
枯草如织,却淹没不了远山,和淙淙流水
草地辽阔
苍茫。
把自己抛在这里,分享这种孤独之美。

《小人书》
夜这么深,雪覆盖得辽阔
昏暗的灯光下
一本小人书,驶向另一个星球
1983年,它那么小,我的童年
有晕眩,也有空城计
林冲雪夜上梁山,一杆长枪,一个酒葫芦
我如枯草,骨骼里被撒了盐
直到自造的文字狱配上自圆其说的图
掩卷之后,有人在梦中闪现
有些情节于不惑之年再次隐形
心耽空于世事的乌有,童年只是合上两座大陆的页册
怀旧毕竟是绝症
涣散的成长史,崩溃,失声
万古愁。

《森堡山》
替代我们的这些句子,有时候
会替代爱人。时光如此宽阔,每个词,它替代了
雪花。当雪花飘下
五月的达摩崖豁,会是另一种景色。
久居久了,内心的愤满,更多地替代了绿草
虫草疯狂地长
想越过勘界采挖的人,不满我的阻挡和值勤。
阳光散漫,山坡蜿蜒,森堡山,只是个地理
它不同于青海,也不同于贵德
它的小,在地图上,如一只蚕豆
或者连蚕豆的大小都没有
我喜欢把它的大小比做虫草,有时冒出一点头
有时,隐在地图中
被雪盖住,如一夜一夜的冷
我不断捂住被角,像捂住它的疼,我的疼。 

《一件衣服》
我不穿它,我还是我。我的肉体,我的思想
还是我的。
我强调自己,当然是为一件衣服
它在我身上,遮挡了羞耻。
我不是个害羞的人,穿着衣服
度日如年,有时度年如日。
它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也很重要
它有时等同于尊严,和炫耀
妻子时时说,去看,去买,不要寒碜自己。
衣服,它与寒碜一词合为一体
我很惭愧,因为衣服,我寒碜了
因为我,一件衣服寒碜了
我掂了掂寒碜,它是如此的轻
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世俗的风,吹到一个抬不起头的地方。

责任编辑:韩福萍
 



Copyright by Xining (National)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 2018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XNNDZ.GOV.CN © 2018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ICP备案:青ICP备10000282号技术支持:青海城市云大数据

青公网安备 63010502000194号